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陈 剑 > 城乡融合 乡村振兴 破解城乡二元结构 ——解读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

城乡融合 乡村振兴 破解城乡二元结构 ——解读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

2021年4月16日下午,陈剑在广东中山市委党校作城乡融合发展报告
 
2021年1月4号,中共中央下发了《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即今年的一号文件。这是21世纪以来第18个指导“三农”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。今年的一号文件起点高,系统性强,对策具体明确。
《意见》指出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依然在农村。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,重点难点在“三农”;构建新发展格局,潜力后劲在“三农”;应对国内外各种风险挑战,基础支撑在“三农”;坚持把解决好“三农”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。
笔者以为,今年的一号文件,是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宣言书。如果能够认真贯彻落实,将大大加快向城乡一体转变进程。 
 
一.中国城乡二元结构是很不公平制度
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。社会主义旗帜写的是公平正义。但中国城乡二元结构,却是严重背离公平正义的制度。需要随着社会生产力发展最终给予破除。
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不仅指城乡二元经济结构,也是指城乡二元社会结构,同时也体现了城乡关系,农村严重附属于城市。
源于新中国成立后实行的计划经济体制,其核心是城乡户籍制度。1958年1月颁布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》,明确将城乡居民区分为“农业户口”和“非农业户口”两种不同户籍。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几十种相关制度安排,如粮油供应制度、劳动用工制度、社会保障制度等。相较于城市户口,农村户口难以享有一系列较高水平的社会保障及公共服务。与户籍制度相对应的是,城乡之间的人口流动受到严格限制,农村人口很难在城市就业、定居。而城市则从农村汲取人才、土地、农副产品等资源,却限制了农村人口享有城市较高水平的公共服务。并且,因城乡二元结构的存在,人为制造了城市人与农村人的社会阶层分化。
中国城乡二元结构,把城市与农村人为分割,使得非农业户口附带了各种特权和福利,形成了城乡不对等的二元经济社会结构。这是一种对农民群众严重不公平制度。
城乡发展的相互隔离,是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关键。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城乡二元结构逐渐松动。城乡互动的壁垒在逐渐消除。特别是农村劳动力向城市流动,成为中国城乡二元结构逐渐松动的主要标志。沿海城市产业工人主要来自农民工。进入21世纪以后,城乡二元结构的内涵发生了重要转变,国家不再从农村收取农业税和农业税附加,反而通过“以工促农、以城带乡”向农村转移资源。绝大多数远离城市的集体土地增值空间有限,在限制工商资本下乡政策的主导下,普通农民的土地权益反而受到了保护;城乡关系的公平性正在提升;城市和农村在国家发展中的战略定位逐渐清晰。但农民工的市民化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,农民工的工资、福利待遇并未获得相应保障,在城市居住、就业仍然受到严格控制。
以中国居民城乡收入收入差距为例,以城乡收入比衡量的我国城乡收入差距呈现“倒U型”变化趋势。1997年至2003年,城乡收入差距迅速拉大,2001年居民的人均收入几乎是农村居民的3倍。2002年全国的基尼系数相对于1995年上升了大概两个百分点。随后城乡收入差距扩大的速度稍微放缓,2009年城乡收入差距最大为3.28倍。如果把非货币因素考虑进去,此时中国城乡收入差距至少达到6倍以上。2010年后城乡收入差距开始缩减并在2014之后保持在2.7倍左右。由于农民收入增速连续11年快于城镇居民,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2019年的2.64∶1缩小到2020年的2.56∶1。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仍有悬殊。    二  城乡融合发展的意义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》提出“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”,并强调“建立健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、双向流动政策体系,促进要素更多向乡村流动,增强农业农村发展活力”。
 
城乡融合发展成为2021年各地党校培训学习重要内容
 
实现城乡融合发展是实现高质量发展、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内在要求,这一过程不仅是在解决不充分发展或经济增长问题,也是在回应不平衡发展或共同富裕问题。
城乡融合的核心,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,推进城乡一体化,提升社会的公正正义。21世纪城乡一体化的主要内涵是:城乡之间互相协调、共同发展,而非此消彼长。
三  《意见》的八大关键词
(一)过渡期
《意见》指出,对摆脱贫困的县,从脱贫之日起设立5年过渡期,做到扶上马送一程。对脱贫的群众,关键是要做好防止返贫的动态监测和帮扶,早发现、早干预、早帮扶。产业帮扶是帮助群众脱贫致富、巩固成果的根本之策,补上技术、设施、资金等短板,推动脱贫产业提档升级。
设立5年过渡期,必须持续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,接续推进脱贫地区乡村振兴 加强农村低收入人口常态化帮扶。对脱贫地区,要作为乡村振兴帮扶重点加大支持力度,从财政、金融、土地、人才、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等方面,集中予以支持。
(二)粮食安全
提升全社会对粮食安全意识。提升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。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切实扛起粮食安全政治责任,实行粮食安全党政同责。并提出诸多措施保障粮食安全。这包括,牢牢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,要确保15.5亿亩永久基本农田主要种植粮食及瓜菜等一年生的作物;深入实施重要农产品保障战略,完善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和“菜篮子”市长负责制,确保粮、棉、油、糖、肉等供给安全;深入推进优质粮食工程,保护生猪基础产能,积极发展牛羊产业,继续实施奶业振兴行动,推进水产绿色健康养殖。推进渔港建设和管理改革。促进木本粮油和林下经济发展。
农业现代化,种子是基础。尽快实现重要农产品种源自主可控;开展种源“卡脖子”技术攻关。对育种基础性研究以及重点育种项目给予长期稳定支持。加强育种领域知识产权保护。
(三)土改
《意见》提出,完善农村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机制。有序开展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试点;积极探索实施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制度;完善盘活农村存量建设用地政策;2021年基本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阶段性任务。如果能够建立健全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,就可以向实现“同地、同权、同价、同责”迈出重要一步。
(四)系统重构
乡村振兴是整个城乡系统的重构。城乡是相互关联的一个系统,需要互动。农民进城带动城市化率提高,也提供了城市低工资劳动力,但城市政府没有支付进城人的基本公共服务和保障、基本权利,低成本的城市化。这是上一轮城乡系统之间的关系。现在是要把整个城乡当成完整系统,来思考城市和乡村的发展,尤其是乡村的振兴。城市必须为流入城市的居民提供基本公共服务,包括住房的解决、孩子教育、社会保障的问题。也就是,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,农业转移人员能够与城市居民一样,共享城市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。
(五)产业转变
长期以来,中国城乡产业具有泾渭分明的边界:农村主要生产农产品,城市主要生产工业品和提供服务产品,城乡商品流通呈现出农产品和工商业产品的对流。
新发展阶段,城乡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和消费结构转变,会导致对农产品需求的转变,农村将进一步从提供食品拓展到提供生态、文化、休闲、体验等产品,并推动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。这将导致城乡产业边界渐趋模糊,产业融合化、交错化将成为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特征和内在需求。
(六)双向流动
我国城乡要素配置主要对象是土地、劳动力和资本,主要表现为要素从乡到城的单向流动,这种单向要素流动方式是中国城乡发展失衡的原因。新发展阶段,需要促进城乡要素的双向流动和配置。城乡要素含义大大拓展,除土地、劳动力和资本之外,还增加了管理、技术和数据等新要素,数据成为新要素并对其他要素的再配置产生催化作用。
(七)基本公共服务
建立城乡公共资源均衡配置机制,强化农村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县乡村统筹,逐步实现标准统一、制度并轨。包括提高农村教育质量,推进健康乡村建设,健全统筹城乡的就业政策和服务体系,落实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正常调整机制,健全县乡村衔接的三级养老服务网络等内容。
(八)县域融合
赋予县域更充分的自主性、更充分的政策转化权、更充分的资源整合权。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,打通城乡要素平等交换、双向流动的制度性通道。壮大县域经济,推动在县域就业的农民工就地市民化,增加适应进城农民刚性需求的住房供给。鼓励地方建设返乡入乡创业园和孵化实训基地。
 
 



推荐 0